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> 莒南新闻 >> 莒南文学 >> 正文

潇予作品选文

我要评论  2019-2-18 9:46:15  作者:张平  浏?#26469;?#25968;:

作者简介:张平,笔名潇予,山东莒南人,出生于1984年8月,高校讲师,毕业于山东师范大学,硕士学位。沂蒙文化之星,临沂市直三八红旗手,第三届沂蒙文艺奖获得者。中国散文学会会员、山东省青年美术家协会会员、临沂市校园文学创作委员会副主任、临沂青年美术家协会理事、临沂作协散文创作委员会委员。山东省非物质文化遗传传承人群培?#21040;?#24072;,广告设计师。著有散文集《花开在途》,参与编写《国学与教师儒雅》、《教育教学?#24080;酢?#31561;。钟情传统文化,热爱生活美学,乐于把作品融入现代生活。

?

青涩以上,成熟未满

?

这是最好的时光,光洁的手背还是二十余岁时的样子,像是被速冻起来的猪手,娇嫩的冒着白烟。修长的指甲一看便是很少做家务,即便是做也是调剂似的烹煮或者精工女红。手腕的玉镯已经很?#35328;?#21462;下,胖了,真是胖了。仅仅是胖了,其余还是老样子。洗净的头发自然膨胀,若是这样一直居家,长头发也是累赘。那自然好衣服也是浪费,三天五天出一趟门,?#24405;?#19978;挂一件衣服即可,卧室的一角就如此洁净相对,连衣橱也不用常开常新,放一粒樟脑球,几个月都挥发不完。就是这最好的时光,映照进单元楼的西厢,青涩以上,成熟未满。窗台便一天绿萝一天金鱼,经历着窗外一天雨露一天阳光。

这是最好的时光,隔三岔五送来沉重的包裹,打开便是书。老家的书橱,已渐渐被我更新了半边,颜色由陈旧变做新?#30465;?#26080;聊时日可以看书?#37096;?#20197;看天,书中自有阴与晴。书也像衣服,有的看看封面翻一翻,?#25302;?#26032;衣试一试又挂起来。有的散落在沙发里,在?#32423;?#24949;懒倒下的时候顺手读到可心的语句。书多也挥霍,可是拥有着才安心,床头的书籍累累,马上就要遮过橘黄灯火。自问,是我懒惰还是我不怕思索,近而独爱散文,沈从文、胡兰成、木心、贾平凹、简。幽幽数落着,这是岁月流长,还是无语的光芒??#26448;荻家?#25913;换了深沉而净洁的名字:庆?#20581;?#32780;我还是会在睡不着的深深夜里,饥肠辘辘。就是这最好的时光,映照进单元楼的西厢,青涩以上,成熟未满。我的摇椅上披肩清凉,有时拖鞋朝向门口,楼?#35272;?#26102;有匆匆脚步,时有耳语欢唱。

这是最好的时光,夏天里出生的娃娃,那长二尺阔八寸的襁褓?#21442;?#29992;到。?#25302;?#29980;甜的玉米粒,皮肤里裹着的小胳膊小腿每天都会比昨天保成一点。也像日趋茁壮的小禾苗,脖子的力渐渐可以支撑住她左顾右盼的?#24050;啊?#22905;是在找我么?这种无需怀疑的被需要,让我立马高大的轮廓分明起来。再没有其他的事情比陪伴着她成长更让人惊喜,更让人快速的?#25351;?#31934;力。很快已是月足百日,没有什么值得庆贺,我依?#27426;斂欢?#22905;的言语。惟?#26143;?#36148;她的脸颊,静听她的鼻息,是她?#32844;?#28982;的睡过一个长夜,又接近于更让人惊喜的模样。就是这最好的时光,映照进单元楼的西厢,青涩以上,成熟未满。我的胳膊日渐粗?#24120;?#37027;是承载子女的成长,托举一棵树的力量。

这是最好的时光,默念着您的恩泽,?#24515;?#24744;还在近旁。我埋怨着我的轻率,在外婆已去的岁月里,我又有几次想起过您。那一年,带着您外孙女婿去看您,我拉着他的手,?#40644;?#32473;您跪下磕头。您只是看着我们,不言不语。我还是愿意,以如此直接又原始的方式表达我的情谊。愿外婆带不走您,今夜妈妈还说起她小时候您讲给她的英雄?#24405;#?#32780;今您就是她的英雄,重症监护室的数条管子,依然束缚不了您!外婆仙游,您虽?#38706;潰?#21487;?#24515;?#22312;,定海之针便在?#20581;?#23601;是这最好的时光,映照进单元楼的西厢,青涩以上,成熟未满。愿我们不慌张,外公那长长的寿?#36857;由?#21040;远处的梦。在梦里我还是小时模样,您手把手教我写字,旧报纸上祖孙俩的笔迹永久流长。

还是这最好的时光,温柔哦,细细缠绕,早早扶桑。昨夜青涩以上,沾沾自喜;今夕成熟未满,时有慌张。

在最好的时光,你依然发觉时光无痕,还是依然光芒。在最好的时光,你依然头顶?#26223;粒?#36824;?#21069;?#24471;炙热,爱得亮堂。在最好的时光,你再一次俯首感恩,这雨露恩泽,致天致地致党。

在这最为美好的青涩以上,成熟未满的年华里,享受着尊老爱幼,享受着四世同堂。


君自故乡来


恋旧总会使?#39029;?#20026;站台上?#36158;?#30041;下的那个人。在列车的窗外,与众人一一告别。我们曾经对一些城市不舍,想来,只是对城?#27427;?#30340;一些人和往事不舍。当人与事在岁月?#36824;?#30340;印记里逐渐褪成黑白素色,而日渐清晰起来的情景却又成就?#35828;笔?#30340;繁茂。

那年绿草青青,旭日为伴,而今,却寒冷易扰,渐行渐远。

风潇潇地钻进来,许该长衣袖了。

细算起来,该有?#25913;?#20809;景没有坐过火车了。早些年,拜访远亲或出外读书,家乡的车站都是最初的起点。而今当又一次坐上火车,而家乡的车站却变成终点。

更习惯火车是绿色,更喜欢座位是窗边,便很容?#35013;?#38745;下来,与旁人也不需多言,火车撞击铁轨发出空旷的声响,这样的声响伴随着沉默者般的颤抖,规律地颠簸着行程里的人们。思绪便如同打麦场里的扬尘飞舞,麦粒与麦皮在漫天飞扬中相互脱离,把吻合的情节,如心结?#26469;?#25171;开,它们许被年轻的旅人丢弃在车窗外,又火速倒退的丛林里,?#21254;?#27492;活在了自由的空?#30465;?/span>

你看窗外,?#33756;?#21464;化又似相同,像这久而久之的日子,每一天都会经历的规则,每一天都会照面的人,每一天都会翻阅的书,每一夜都会拧开的灯……寂寞时的抬?#25151;丛疲?#33831;瑟时的缩肩抱膀,?#34987;?#26102;的重复乐趣,饥饿时的满足与贪图,连同雨天里淋湿的一份心情,都夹在这且?#26143;?#27468;的日子里。

我们该备一份怎样的锦绣心情,看见未来的微笑,看见亲人的?#24403;В?#30475;见陌生的祝福,看见平凡里的纷扰。即便是列车在驿站短暂的停下,那充满了爱之名义的刹车,充满了润物无声的隆鸣,都会让人莫名动容。

我们每个人?#21152;?#19968;班开往归途的列车,承载着年少时的朝阳笑,不怕颠覆般的坚守,文?#31449;?#32467;的爱恋,干?#27426;?#24799;一的痴缠。心里无论是相约还是孤单都会贮存快乐的期待,这样一班给人带来希望的列车,它开往的也许不仅是目的地,更是?#20160;?#33324;对一封内心期许的投递。?

近了,近了。甚至从铁轨的撞击声中,都透着一丝熟悉的回音,那是郎骑竹马来时所乘的竹竿敲打地面么?那?#21069;?#23110;园里的玉米丰收罗满?#32622;矗?/span>

不舍如此安逸的暂靠,离车,又见青青石板、繁枝花间。

我珍惜如此熟悉又陌生的终点。卸下那所有忧伤的、被风扫过的、均衡的?#26223;!?#27927;净那一?#20889;?#30528;苦涩的、被泥垢掩埋的、小号的饭碗。

变回青涩年少,长长布?#23396;?#33457;辫。

在多年后的某一天,少?#31508;?#35782;的地方,?#21254;?#28982;成为了心头最为期待留下的世外?#20197;礎?#24402;乡人般的安家落户,愿砌砖建房,庭院苍树可乘凉。我在莲花山下织布,你在虎园湖畔撒网,儿女成双席间绕,?#32454;覆?#28129;书香浓,慈母花生甜栗针线忙。

细碎时光,在这?#32844;?#36920;的情致里蔓延,像夏天的蔷?#20445;?#23567;小的开放却泛滥着美好的清香。是如此阔别弥留的一季吗?旅途的风景,是对内心的翻阅。末页到达,不是为看世界,是为回来停歇。

这一?#26657;?#36824;在独自生长,又在自我欣赏。?#21019;游?#33073;离开从小扶着它长高长壮的?#20581;?#32654;好的心灵必定会经历一座如此坚韧的城?#20581;?/span>

从那一天开始,我似乎就此停留,真正成为一个站台上?#36158;?#30041;下的人。我们隔着车窗挥手告别,像是往日在离开,又似希冀在归来,有什么分别呢?

尽管告诉将要离开、或者正在归途的人:君自故乡来,应知故乡事。


湖上闲云


春到乙未,年过而立,逐渐以稳定的姿态守恒着精神与物质的平衡。在长长生活中缓慢形成的求是习惯,?#31449;?#25226;?#32422;?#21464;成一个温和的人,索性还保有一双不挑剔的眼睛,善于从纷扰的云层里挑出那抹与你有着相?#25628;?#33394;,飘渺无惧?#21335;?#20113;,?#20174;钟?#24736;的在三月里任性,遇冷载雨,遇风载晴。

何尝不爱这归属于云的素色。

墨海洗云,握云取墨,画一方山水,你爱她以青涩微颤的手笔慢慢补拙,也爱她无定所的游弋扰了青山的磅礴。

?#26222;?#40667;青,微伴曙红,再画一幅春花,你爱她以纤细柔美的手法略施粉彩,也爱她流连的裙?#29031;?#20303;了浅妆素琢。

只是一抹闲云,她的流年白纯净如河床般坦?#27425;?#39280;,她的曼妙?#23376;?#22914;蓬?#27492;?#34966;数也数不清的层叠。她在阴晴云雨中时有时无,一片闲云吞吐着的是那口灵动?#21335;?#27668;,徘徊在惊蛰时节。

站在窗前凝视,陪她变雨,檐前?#19978;?#38548;天变露。她却不知你的存在,仰慕与眷恋之余只剩枝叶里蕴藏的脉络。

终也尽不了与云的?#27426;?#28145;缘,寥寥言语,修饰几何。她似是有?#25745;?#30340;。在初春的傍晚,把浅?#30097;?#38386;云映照成母亲的样子,笑便笑了,怎还一副欲说还休将要责备的表情。我也笑了,是我的变化,也变成了一个心宽体胖的妈妈,好像就是在这样一个如斯的夜里,婴孩偎依在我的臂弯俨然神派送来拯救于我的小使者。就这样报?#24895;?#24681;般的虔诚所愿所为,是否即能信守对一汪初心的?#20449;怠?/span>

云的确是有?#25745;?#30340;,有时还会映照出母?#23383;种?#30340;园圃。当这片注满期许的菜地传到我辈之手后,耕作之余便理解了一首旧词“其莳也若子,其置也若弃。?#20445;?#38590;怪那?#25745;?#37324;带有一?#23458;?#24796;又投入了太多寻觅。

还?#32769;?#35760;得儿时窗前竹影浮动伴我至夜的情景,夜半浓时耳畔清风习凉,竹影摇曳?#24597;?#25152;念所想,何时伴着月色沁入记忆,进入晨曦不曾知晓,只是后来才明了竹影浮动于心那刻,胸中自也丛生了茂?#20013;?#31481;。学会?#38706;乐保?#20174;?#35780;?#35748;出母亲的?#25745;櫻?#35268;劝自我慎独。再从?#35780;?#35748;出婴孩的?#25745;櫻心?#29983;命的馈赠。阳春初探月,不扰一份雅兴,无视那些可大可小的纷争,若是在意,便是轻看了?#32422;骸?#19981;如你找你的那抹云,闲云悠悠野鹤为伴,如此生活想来甚是知足。?

?#21152;?#19968;梦,路遇一人。他衣衫褴褛?#20174;?#28982;自得,瘦?#36731;揍救床鉸那?#30408;。醒来回忆他的样子,应该与我概念里苦行者的形象吻合。他经过我,却没有语言更不曾驻足。我匆匆?#20998;穡?#20182;却看也不曾看我。他是看透此人做不了受苦的行者。我只是以闲云为影,田园微乐,随着日升而作日落而寝。只是羞愧时以闲云之白,晕脸上腮红。无依时以闲云之暖,素身相裹。

只得?#24503;?#20570;一个依山而居的小人儿,一?#30036;?#24515;沾泥絮,不逐东风上下飞。

?#25913;?#19968;抹闲云,载着明黄的花絮和?#25104;?#30340;蓬绫罗轻轻地扎根于重山之间的静湖之上,我?#35762;脚试页?#19968;支?#32454;瑁?#28040;得留?#28023;?#26149;且住。



写意故乡


青年时期的生活,如同一路向阳的小花?#27426;洌?#23545;着暖阳初升的方向轻轻打开自我。无畏的眼神遮盖了暗影?#21335;?#32034;,想象之神?#32844;?#23481;了矮小的体格,而流年却遗失了最初的?#24618;久?/span>

生活,无时无刻不牵绊着你,又在无声无息中带给你巨大的变。在这个过程中,忍不住失神,却又难得达到某种共鸣,迷失在陌生的感觉中无法离开。

并不知是喜是忧,变化的到来,会带走更多伴随执着的平庸,亦会添一份?#26448;?#37324;的焦灼。或者这原本就该有所取舍,也将?#31449;?#27010;括不成风景。

何谓风景,风景只出现在画里,?#25165;级?#20986;现在梦里。最多念起的是故乡的山,故乡的山总是带着清醒与湿润之气,若是山水画,也是泼墨写意。它深深地藏在北方的云雾里,宛若半依?#21335;?#22899;,主体是黛青,背景是深绿。山下是一座白色小城,小城的周边裹满了金黄麦田,我的家就在山?#21335;?#38754;,一排?#33050;?#31532;三排的深处。它在每一个夜晚围绕着我,又在每一个清?#23458;?#20030;我到山的最高处。

别人眼中的景色,是我最为贴近的生活。

那隐秘又落魄的城墙,似乎是禁锢着自由,又颐养着高贵的灵魂,她们一一绽放在?#21069;?#38745;的角落。如山花般迎着风,从不低下头,却也?#28216;?#24536;记温柔。

温柔的三月,夜凉如水的?#38706;潰?#21448;深藏着风景如画的言情。每一次不确定的颤抖都声似呓语般笼络着那清澈河水,河水蜿蜒,蜿蜒到?#35282;埃?#40657;色的眼眉在深夜里?#28216;?#24536;记用视线勾画着最为熟悉的印记。这一秒,记忆像是在温婉的?#36864;擼?#25152;有的成长都是一场?#35762;?#34892;走,让我来完整地?#24403;?#20320;。在下一秒,记忆便与现状不停撕扯却又唇齿相依,如同现实已经脱落,而唇亡齿寒的冷,伴着傲慢的冬天怎么还未过去。

温柔的六月,隔?#30424;?#31354;,隔着雨?#20445;?#38548;着故乡之山,?#21254;?#28982;默默地往山下注入满满的追忆。心上的追忆如一片舟,驶进寂寞的旅程里,寂寞失掉?#35272;觶?#21448;让我徒手朝夕。在一路匆匆里也许早已忘记该印有的痕迹,该承受的悲?#26657;么?#36234;的荒野和该?#29420;?#30340;躯体。最后只剩?#24405;且?#20013;的山中小径,在那片旺盛的松柏下?#20102;?#30340;自愈。

我也许,更像是树下长成的孩童,在初春里啼哭,在谷雨时节睁开眼?#36857;?#32736;绿树叶做?#23435;?#30340;背心,黄绿的穗做?#23435;?#30340;耳坠,在盛夏盥洗?#21697;ⅲ?#22312;初秋用橙黄做了纱裙,铺了晚秋落叶的褥子,盖了三?#30424;?#30340;白雪棉被,皑皑白雪滋润了冰冷的石头,它变成了善良的果子,温饱了的我在树下轻声歌唱,那是?#28216;?#21548;过的歌曲。

温柔的九月,我一躺下,便是蔓延天空的?#36947;丁?#37027;么清澈空寂,云很少,甚至于?#20063;?#21040;。这样的时候,不用看太阳,直到觉得冷,再拨开身上的枯叶站出来,?#30431;?#29031;到我,照到我灵魂的脉络。像是一直在蜷缩着、安静着,到最后才肯出来让你看见我一样,是我害羞、是我单薄,?#21592;?#24471;不敢接受照耀,微弱得不敢呼吸,怕我轻轻的气息影响到你的爱,影响你看天,影响你遇见太阳,像是遇见?#23435;遙?#25226;你刺伤却全然不知。

温柔的年末,感受到树下的?#26448;?#20415;更加喜爱躲起来的温柔,坚?#38047;?#28040;失在无尽的涯?#30465;?/span>

徜徉在故乡的山中树下,皮肤总是很享受,因为手指不会落空,只有处处温存,处处停留。眼神很?#24120;?#21487;是目光深邃,每一缕?#23478;?#21040;达一个想去的地方,从不俘获,并?#27778;贾?#20445;留孤单。?#35757;潰?#27827;水再深,却不再流往一处?只取?#40644;?#30021;饮致欢。你念故乡之山,?#24515;?#25925;乡至善,?#21019;?#19981;敢回望来时的路。

犹如只是在梦里的停泊,也还是留?#20498;?#20065;温润?#31508;?#30340;空气,夏日里比城?#26143;?#20937;下来的那三两?#38706;齲?#20415;足?#24895;?#26579;我的鼻息。那恰切合意的舒?#21097;?#21363;是故乡爱的环绕。亦如你?#36158;?#22312;我一转头的右侧耳边,我们的私语没有人能听见。

即便不说,也是追忆流年。


扫一扫,用手机看资讯!

用微信扫描还可以

分享至好友?#22242;?#21451;圈

分享到:
用户名: 密码: 匿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

注意:遵守《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管理规定》,广告性质的评论会被删除,相关违规ID会被永久封?#34180;?/p>

验证码: 看不清楚,点此刷新! 查看评论
森巴宾果APP
湖南快乐十分走势 真人街机捕鱼大圣捕鱼破解版 麻将游戏的玩法攻略 来几局百人牛牛有规律不 快三大小单双玩法技巧 能赚钱的手机游戏棋牌 在农村收什么赚钱 山西快乐十分玩法表格 重庆时时彩输死多少人 今日贵州快三开奖 内蒙古十一选五官网 诚玩山西麻将作弊器 pk10龙虎技巧稳赢 赛车 双色球只赚不赔 重庆时时百度开奖结果 干代理快递公司赚钱吗